孤山有舟

做一个灵魂有趣缄默不语的人

茶蛋/APH/凹凸/剑三/BJD.etc

坑甚多 爱爬墙 并不长情

咸鱼写手 高三神出鬼没

【瑞金】暗自

。原著向
。ooc预警
。最近新入圈只看过动画
。bug可能比较多
。纯粹yy不要听我瞎讲
。时间线:格瑞在寒冰湖修烈斩
。瑞金世界第一美好

OK ?==== >GO

――――――――――――――――

金是个笨蛋。

每每想起那张总是笑得夸张傻气的脸,格瑞心里就会这么想。

十足的笨蛋。

不管是在哪一方面。过于直白的热情和勇敢,似乎没有经过大脑思考就莽撞地向前奔跑,不知道计较所谓利害得失只认定朋友二字,明亮的像是一团火焰,狠狠地撞进格瑞眼里,放肆燃烧着照亮了灰蒙的整个世界。

格瑞伸出手,手上戴着黑色的手套。手臂上附着的薄薄一层肌肉线条流畅纤长,看着依旧是十分有力。他想起那次和嘉德罗斯的战斗,叹了一口气。

大赛的夜晚似乎和从前在登格鲁星时并没有什么不同,一样的无边深沉,散布的缝隙处泛着细弱的光芒,银色的星星很多,也许是因为曾埋葬了无数人的生命与梦,也很美。终于有一天,他也会被掩埋,带着他的太阳。

湖水透过厚厚的坚冰映出浅浅的透明蓝色。格瑞的脚下是寒冰湖,他现在坐在一块高高凸出的冰岩上,只要一低头就能看到在冰层中缓慢修复着的烈斩。

过于空旷的冰雪世界,远处是连绵似乎望不到尽头的雪林,冷冷的风和月模糊了一切时空概念,很容易就会让人沉默。

不过格瑞一直没什么表情。太过冷淡的样子,寡言,不好相处,大概也只有金那个笨蛋才会一直黏着他这样的人。

当初在登格鲁星的时候,他就只有金一个朋友。

不知道为什么,小时候的金似乎认定了就要和他一起玩,像个甩不掉的跟屁虫整天“格瑞、格瑞,跟我一起玩吧!”这样喊着跟着他到处跑。有时候格瑞自己都受不了自己,觉得会不会太过分,冷冷的“别跟着我”、“没空”把小孩打击得委屈抱怨,他心里难得涌上愧疚,可怎么也低不了头,说不出什么好听的话哄哄那个只比他小两岁的人。

格瑞头一回发觉自己的笨嘴拙舌。

但是幸好金最后还是会跑过来,再次回到他身边,幸好。

金有时候会嘲笑格瑞,从前还在15矿区的时候金总是拿格瑞的牛奶逗他。戴着黑白色棒球帽的小孩笑得傻里傻气的,手里小心拿着格瑞的牛奶对他晃了晃,露出一个挑眉有几分骄傲自得的神情。每次格瑞都是无视,因为他知道金肯定没过多久就会放回去。

金好像连恶作剧怎么捉弄别人都不会。

这个人似乎总是这样,看着傻傻的,可其实比谁都温柔。心里是燃烧着的阳光,照亮所有人,温暖不刺目。无论是对凯莉还是紫堂幻,抑或是他,也正因为此,金才会留在鬼天盟吧,为了他看重的朋友。

不过在格瑞比金高了12厘米之后金就再也没提过牛奶这件事了。

金其实不喜欢看书,虽然这点可以很容易猜出来。以前金的姐姐秋有一些书,但基本只有他和秋两个人看,金没看多久就很容易睡着。他的习惯很不好,趴在厚厚柔软的地毯上撑着看书,不知不觉就想闭上眼睛,脑袋一晃一晃的,干净的蓝色眼睛蒙着一层水雾半睁半闭,最后支撑不住倒下,整张脸都贴在书上。金发睡得乱糟糟的,可在从窗外照进来的阳光里有着最温柔的光泽,睫毛镀上金色的光晕,闭上的眼眸里深藏着不为人知的星辰大海。半大少年的清秀侧脸线条干净利落,在被风吹起翻飞的白色纱布窗帘里睡着,安静的不像他了。

那个时候格瑞就坐在沙发上,看着金在他脚边睡着,什么都不做,就可以看上一整天。

登格鲁星的劳动繁重劳累,铺天盖地的都是矿石被挖开时的难闻气息,泥土的腥味涌进鼻腔,叮叮当当敲打岩石的声响此起彼伏。就算身处令人疲倦沉闷的环境中,小孩子的乐趣依旧不会因此少上一星半点。金和格瑞有时一起出去玩,像是去看生长在地下洞穴里的稀少神奇的植物,被废弃的石头废渣高高堆起,谁也不知道后面藏了什么珍宝财富,坐在树枝上眺望远方,似乎就可以看到未知的另一个世界,柔软甜美有着干净空气和温顺动物的另一个世界。

格瑞就站在树下,靠着树干漫不经心的样子,陪着金做些看上去很蠢又浪费时间的事。

有一回金不小心跌了下来,他过于兴奋大力挥手,因为看到了在矿山上的姐姐。就因为这样微不足道的事,金就像个笨蛋一样脚滑从树上摔了下来。

格瑞在树下跳起来稳稳接住他,但毕竟只是小孩,踉跄了几步。金的手圈住格瑞的脖子,帽子歪了些,他笑得没心没肺,似乎一点都不在意刚刚有多危险。

“因为格瑞你肯定会接住我的嘛!”

对格瑞百分之百的信任,坦率真诚的话,柔软的热情勇敢和向上,和那张开朗好看的笑脸,全部都是金。

格瑞放开手,等到金站好之后帮他扶了扶歪掉的帽子。他的声音太轻,语气太郑重,金只要走开一步就再也听不到早春的燕子呢喃。

“我以后,都会接住你的。”

一定、一定会接住你的。

后来,他也都做到了。

金是个笨蛋,喜欢跑来跑去的笨蛋。在随意扔到一边的矿车里穿行,鞋底碾过碎土石渣,他就像是格瑞永远抓不到的风筝一样,流淌在世界尽头。

现在格瑞坐在这里,在连阳光似乎都是冰冷的寒冰湖上,呼吸间带上一种冰雪的甘甜气息。他闭上眼睛,不可抑制地想起从前的事,被他刻意掩藏在角落里的事,任何人都不知道的只属于他的秘密。

躲在矿石堆后的时光,对方睡着的沾了些灰土的脸,即将落下的红色的太阳,霞光铺满了半个天空,开在冰湖底下的花,金和银的发交缠,和一个不为人所知晓的轻轻淡淡的吻。

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的吻。

他突然就很想见到金,很想很想。

评论
热度 ( 30 )

© 孤山有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