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山有舟

做一个灵魂有趣缄默不语的人

茶蛋/APH/凹凸/剑三/BJD.etc

坑甚多 爱爬墙 并不长情

咸鱼写手 高三神出鬼没

【炮灰攻养成系统】【白虎】河阳看花过

 【一】千二百轻鸾

  白虎最近一直在做梦,只要一合上眼,总有些模糊的影像浮在眼前。几个片段无意义地一直重复着,不经意就又过了一夜。
  梦里有一个人和一只兔子。
     吃荤的兔子。
  有时是那人在河边捉鱼,一条一条喂给那只被养得不成模样满脸横肉的兔子。有时是在后山,大约是在散步,那人漫不经心地逗弄着身旁的小妖。还有那人坐在窗前看书,屋外开得灼灼的桃花落了些在屋里,他趴在案几上,盯着那人看了一会儿,便迷迷糊糊地在清艳的落花里睡着了。
  那只兔子是他。
  奇怪的很,他记得梦里的一切,记得那座山是九嶷山,也记得化作兔子的前因后果,却唯独想不起和那人有关的一分一毫。
  那人是谁,叫什么,为什么会在九嶷山,以及,为什么他不记得他。
  白虎总觉得自己丢了什么东西,却又不知道是什么,大抵那也是无关紧要的东西,不然怎么会那么容易就忘了,想来丢了也无损于自身吧。
  然近几晚梦见的又是别的了。
  白虎化作白衣墨发的人形。那人依旧一袭青衣,伸出一根手指抬起他的下巴,直视。这是有些轻佻的举动了,两人的距离贴得很近。那人说了些什么。
  醒来依旧记不清那人的面容,也忘了说了些什么。唯一还有些印象的,应当只有那人手指抵在他下巴时指间的微凉,也只这一点罢了。
  白虎翻了个身,起身披上白衣,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外头的光线有一瞬间刺得白虎睁不开眼,眼睛微痛。
  他的脑子今日总有些昏沉。似乎有什么不同了,又像是没变,让人莫名地心悸。
  屋外的院子四周绕着曲折的回廊,中间栽了一颗桃树,开得绚烂灼灼其华。树冠上缀满了繁密的浅粉色的花朵,远远看着便如粉色的云雾笼了一树芳华。此时正是人间三月,人间桃花烂漫时,天庭的虽因仙气滋养何时都开得极盛,但也算应了时节。
  有声音透着云烟氤氲传来。是朱雀同另一个人,陌生又熟悉的声音还带着几分稚气,像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
  听着那声音,白虎心里莫名就有了些异样,像有什么轻轻划过心间,亦或是有什么松动了发出细微的声响。白虎是肯定自己是不认识听这声音的主人的,倒是有一个人声音同这有几分相似,但岁数又不大对。那种奇怪的感觉始终萦绕心头,像是要拼命抓住一些快从指缝间流失的东西,好像这次如果不抓住,就永远都抓不住了。
  他上前,往那桃树下走,迎面而来的是几朵火焰,于虚空中生出的红莲,温度灼烧地空气都有些扭曲,堪堪包裹住白虎。
  宋观彼时正趴在酒坛边,看着前方的神火,刚想问朱雀一句会不会太过火了,阿衍会生气,就看见白虎走出,于是默默吞下了话语。
  红莲拔高半尺后退却颜色成了冰蓝色,花瓣穿过其中安然无恙飘在地上。白衣墨发的帝君自纷纷扬扬的落花中走出,桃花秋水的眉眼凝了一层霜。幽蓝火焰不过几息便如冰雪般悄然消融。
  朱雀笑着:“白虎帝君,些许时日不见,你的修为倒是又涨了,当真是让人艳羡。”话语里带了些许挑衅的意味。
  白虎没有理他,微拧着眉,看向朱雀身边的宋观。宋观此时趴在酒坛边伸着舌头舔酒喝,注意到白虎的目光,被杀伤力强大的眼神冻得全身僵硬,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有些蠢地看着他。
  朱雀有些嫌弃地捏着宋观的尾巴把他提起来:“宋观这次醒的太早,暂时动不了神力。只能变作这样的小青虫模样。”还半开玩笑地晃了晃。
  宋观喝酒喝到一半被提起来,整个人有些醉,呼吸都带着一股陈酒的醇香。本是恢宏大气的青龙此时却是一副软趴趴的小青虫模样,但因他变作原型又缩小了,眸子带着水光懵懵懂懂,被倒提在半空,倒也勉强看得出有些可爱。
  “白虎你不怎么记得宋观的样子,认不出来倒也正常。”朱雀见白虎有些失神,想来是白虎同宋观一向没什么交情,没怎么认出来,便好心给他做个台阶,虽然他一向看不惯白虎那个死人脸,但和谐八荒是阿衍提出的口号,身为四大神兽之一和阿衍的得力助手,他自然要帮忙维持一下大家之间的关系。这样不认得人的场面也确实尴尬。
  白虎闻言抬眸,看着宋观,开口说:“我记得。”
  他说得郑重,一字一句。又让人觉得很轻,轻到像是透过落满尘埃的时光传来,底下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三千年,又三千年。
  三千年前的三个字同三千年后的三个字。
  宋观在三千年对他说:“忘了吧。”而他在三千年后回答:“我记得。”
  六个字缠绕了一段六千年的时光。
  抵死缠绵,不死不休。
  这都是命数。
  
  白虎微合双眸,没有再看宋观一眼,桃花秋水般的眉眼一偏,径直走了。簌簌落花中,衣摆都不见得多动了一下。
  宋观:……
  宋观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刚刚朱雀要在白虎经过树下的时候布阵烧他的衣服了。太**了,简直是**到没朋友。怪不得朱雀看他不顺眼,听朱雀说玄武也看他不顺眼,一直想揍他,不过因为修为问题这个想法从未成功过。当然,看不顺眼的也包括了宋观现在的这副壳子的原主青龙。
  宋观是穿越的,稀里糊涂就穿了。比起吐槽各种奇葩的穿越方式,宋观他连怎么穿越的都没搞清楚。本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想法宋观就毫不客气的用青龙这副壳子开始在九重天吃吃喝喝的堕落生活。因着诸神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很密切,和青龙要好些的不过是花痴爱好者朱雀和拼酒小伙伴玄武,再就是一个阿衍,所以七年了还没什么人发现有不对头。
  对了,阿衍是朱雀的花痴对象,听说原青龙也喜欢他哦~
  宋观:呵呵。莫名其妙就多了个性别为男的心上人。
  世界诞生之初父神以身化作天地载物,随之诞生的便是二神四神兽。二神便是创世灭世,阿衍是创世,至于灭世,当然是被大家喜闻乐见地封印起来了啦啦啦(≧▽≦)。
  虽然假冒的宋观对传说中的阿衍并无什么兴趣,还用了好几年时间才让朱雀相信他已经对阿衍没有半点“非分之想”,口胡!我观哥可是大直男!热烈而深切地爱着女孩纸,但是这一点都不妨碍他用阿衍来制住喜欢玩弄别人的朱雀。
  朱雀挑衅的表情还凝固在脸上,见白虎走远,悻悻收起脸上表情,转头对宋观说:“你看,他始终这么个死人脸的样子。我真好奇得发生什么事情,才能叫这死人脸变了脸色。”
  隐形颜控的宋观没有接腔,这种冷美人一向是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严冬桃花固然极致艳丽,但也很容易被冻伤手,他还是比较喜欢活泼开朗一点的女孩子。再者,不论是原主还是宋观和白虎都没什么交情,他也不好评价什么,想了会儿后:“呵呵”。
  这段插曲过后两人继续喝酒聊八卦,陆陆续续来了不少神仙。这次宋观和朱雀是来赴琼华宴,对于这个宴有什么用,宋观曾严肃的想过,最后不过得出一个大家一起喝喝小酒听听小曲闲得蛋疼的结论。神仙太闲就喜欢搞事情。
  碧清池子里白莲开得极盛,岸上一片云蒸霞蔚之势。浓烈的景致混上沉重的酒,很容易就让人醺醺然,比如此时的宋观和朱雀。
  前头一个黑衣的人走过来,朱雀打了个嗝,对宋观说:“玄武来了,你要不要和我一块过去?”
  趴在坛子口快要睡着的宋观干脆利落的一甩尾巴,打在了脑子有些乱糟糟的朱雀的脸上。
  朱雀:=口= 你个混蛋!
  朱雀也没有再烦宋观,脚步略踉跄地转身就要走,身后长长的尾羽因惯性很是流畅地一扫,拂过宋观。
  只听得“咚”的一声,宋观便被他扫进了坛子。酒色厚重,堪堪掩盖住了青龙一身的青鳞,喝懵了的宋观也没发现什么不对,趴在半坛酒里睡个天荒地老。
  朱雀从桌上一飞,火华四流,绚丽的神力包裹着他,化作一个红衣墨发的人,唇边带着笑意,端的是一段风流姿态。
  玄武在离朱雀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就闻到极浓的酒味,他皱着眉问:“怎么喝了这么多,一会儿就要开宴了。”
  朱雀摸摸鼻子:“就一点,你这会可是来迟了,去做什么了?”
  “去拿了点东西来,耽搁了。”
  “什么东西?”朱雀上前从玄武手中拿走一个小包裹,在手心把玩着。
  “调味料,很难吃。”玄武补充:“等会儿加到白虎酒里。”
  好歹玄武也是个帝君,能让他说难吃的东西可想而知有多重口。再者是给那个死人脸的,朱雀来了兴致,拆开一角查看。
  “宋观呢?”玄武四下看了没找到。
  “他也喝多了。我们去喊他。”
  朱雀回头走到桌前,喝醉了的眼神有些恍惚,却是没发现宋观,有些慌张。
  “宋观呢?刚刚还在这的,怎么不见了?”越是慌张脚步越是踉跄,甚至有些找不到方向。“阿玄来帮我找找。要是丢了怎么办?”
  玄武看着朱雀满头黑线:“算了,阿衍不是来了吗?或许他是找阿衍了。”
  七年对于这些神仙来说不过弹指一挥间,是以玄武还不知道宋观神力被封,也不知道宋观对那个阿衍已经没什么兴趣了。
  朱雀一听,觉得挺有道理的,便没有去找。看着桌上的酒坛,拆开包裹把调料粉一股脑全倒了进去,拿上红色的塞子封好。末了还自我感觉良好的说:“我瞧着这样挺好的。”
  玄武:……
  这坛酒明显被开过,想混上白虎的桌子明显不太可能。不过也不是没法子。
  玄武接过朱雀手里的坛子,拉着朱雀就走了。
  朱雀是因为喝多了眼底发花,玄武一时不察也没发现宋观,而宋观他自己因睡得死更不可能自己跑出来。是以这泡着青龙帝君的坛子还真被摆到了白虎的桌上。
  酒坛一开就看见一只软趴趴的小青龙趴在里头。
  白虎:……
  
     立在身后的小仙童感觉身边的气压更低了些,内心惶恐怕自己有哪里除出了差错,但因白虎身上天生带着的肃杀之气又不敢开口问,只能拼命低头降低存在感。
  白虎开酒的手顿了一会儿,直接把那坛子移到一边,另开了一坛新的。不去管快被泡成青龙酒的宋观,让仙童把那泡着宋观的酒拿下去。
  身后仙童离去的脚步声渐远,被宴会丝竹声盖住。白虎拿着一只白玉酒杯抵在唇边,眼帘半垂,墨发落下几缕半掩神色,眸中意味深沉起浮。
  
  宋观睡了一觉醒来只觉得头疼得厉害,全身都用不上力。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眼前的是大片大片的白,还有身下柔软的触感。
  一道声音传来:
  “醒了?”
  清冷如珠玉碎盘。
  
     那个装逼中二专业户白虎的声音?

评论 ( 4 )
热度 ( 29 )

© 孤山有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