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山有舟

APH/HP/秦时明月/BJD/剑三/凹凸
露中/泽非/瑞金/etc
咸鱼写手 高三神出鬼没

【炮灰攻养成系统】【白虎】河阳看花过

  【二】 春衫瘦著宽


  清清冷冷的声音像是一杯透心凉的冰水,一头浇下让宋观模模糊糊的脑子清醒了些。他也不知怎么的,总觉得有些干热,木木的从被子里捞出自己的尾巴,贴在自己脸上。
  啧,一股酒味。他是被谁泡了吗?
  不得不说,宋观真相了。
  鳞片贴在依旧有些发热的脸上,冰凉的感觉瞬间让意识回笼,这快感大概和炎炎夏日一口闷冰棍和指甲刮黑板差不多的。
  那边的白虎倒了一杯水走过来,递给宋观。宋观下意识的放开尾巴,捧着那杯水慢慢喝着。白瓷杯里的清水倒映出宋观的大龙脸,脸虽然还有些发烫,但所幸他整个都是青色的,也看不出什么蜜汁红晕。
  白虎住的地方很好看。宋观一边喝水一边忍不住用余光打量着这个地方。听朱雀讲白虎住的偏,极西之地。宋观本以为会是白茫茫一片冰似的宫殿,但这里并非如此,窗外是庭院里开得繁密的图兰花,朔风吹到这里就成了旖旎春风,裹挟着图兰清香穿过窗户到了室内,几片白纱微浮。
  果然修为很强大。
  虽说朱雀他们,也包括宋观住的地方景色也不错,但到底是借了些地方本来的光。而白虎这里的万里雪原,却硬是开了一宫图兰。这么变相的炫耀自己的修为,也难怪朱雀他们一直想揍他了。回想起先前他没事试下施法的咸菜样,半天都憋不出来,连宋观都开始有点心塞,神兽和神兽之间差别要这么大吗?还能不能一起玩了?
  许是注意到了宋观郁卒的眼神,白虎放下宋观还给他的杯子,面色冰冷地走了过来。
  
  然后就坐在了宋观面前……
  就坐到了宋观面前……
  到了宋观面前……
  宋观面前……
  面前……
  ……
  卧槽(#゚Д゚)突然拉近的距离让宋观一时没绷住在心里爆了个粗口。看着白虎凉飕飕的脸,宋观突然久违地回想起很久以前青龙也是搞过白虎的吧……
  #大哥咱们有话好商量别冲动#
  #卧槽你要揍我我揍不过你啊#
  #大哥,你坐远点成吗?我冷#
  额上突然传来微凉的感觉,宋观一脸蠢样的看着近在咫尺的白虎的脸。
  对方的眼眸低垂,桃花秋水一般的眉眼依旧凝着一层霜,长发搭在手臂上垂下几缕。好看到宋观都感叹,要是个妹子多好啊。
  宋观巨大的黑色眼珠子往上转看,勉强看到一点白玉似的东西搭在贴在自己额头上。是白虎的手,微凉的温度真和玉一般。
  气氛一时间有些沉默,宋观摸不清白虎要做什么,白虎也只是继续贴着,一言不发。
  过了一会儿,宋观还是没忍住,问了句:“怎么了?”
  白虎抬眸看了他一眼:“无事,没有发烧。”
  美人抬眸固然是很风流万千,但这依旧没能拯救宋观脱离呆逼。
  敢情只是要量温度?害得他以为要挨揍了。宋观默默吐槽,量个体温有必要那么杀气腾腾的样子吗?跟要扛把大刀找杀父仇人干架一样。
  白虎沉默了一下,说:“抱歉,天生的。”
  宋观却一瞬间差点吓尿,他不动声色地绷紧了身子,小声问:“我刚刚说出来了?QAQ”
  白虎就在宋观带些侥幸的眼神里,点了点头。
  宋观的表情从不可置信到一脸木然:“哦,呵呵,抱歉。”
  白虎抿着唇,站起身看着宋观:“要吃东西吗?”
  满脸的看破红尘的观哥没有说话,默默下床跟在白虎后面。其实这么多年观哥的满级吐槽术一直都是完美施展的,但这次大概是被酒泡晕了头和被震到了,所以不自觉地把话说出来。一直致力于高冷装逼的宋观突然被扒掉皮露出蠢萌的内在,也就很“顺其自然”地自暴自弃了。
  宋观跟着白虎走出房间,庭院里花瓣逶迤,枝影横斜,馥郁芬芳。图兰花拥簇着开满了回廊两侧,宋观走在白虎身后,觉得这地方环境真心不错。他还看到一只浅灰黑色杂的猫从花丛里钻出来,蓝眼通透清澈。
        宋观心想,这猫脸好扁。
  两人一路拂花分柳,转过一个弯便到了用餐的地方。早有仙童摆好了饭食,是一桌清新水灵的菜色,看得人气舒神畅。
  宋观看着满桌的菜震惊了一下,突然觉得人生有点灰暗。而白虎此时早已坐在位置上,抬眸看了一眼宋观。
  宋观僵着一张脸,默默的走过去爬上凳子。没错,就是爬,幸好这凳子矮,宋观站着刚好适合,然后开始玩木头人。
  白虎已经开始夹菜了,宋观木着脸没用动筷子。
  白虎夹第二次菜了,宋观依旧木着脸。
  白虎夹第三次菜了,轻描淡写地看了宋观一眼,说:“不合胃口?”
  宋观内牛满面,迫于白虎的眼神抓起碗筷。看着满桌的清爽的绿色,最后实在没忍住,诚挚地对白虎说:“兄弟,能搞盘肉来吗?”
  白虎沉默了一会儿,回头对一边的仙童说:“上肉。”
  ……
  今天,极西之地的白虎帝君霜华殿里,发生了两件事,两件大事。
  一件是几千年没有正经招待过外人的霜华殿里终于来了客人,来吃饭的客人!这个人还是被帝君亲自带回来的!不是自己死皮赖脸蹭上来的(……)!第二件则是几千年没开过荤杀过生的霜华殿厨子头头终于开杀戒了!满含热泪亲手宰了一只鸡!虽然临时去找旁边神仙借鸡有点丢脸,但这依旧不能让厨师头头心中的激情和热血消灭。
  很久以后宋观偶然听到了当年他第一次到永宁宫传说,被雷得无以复加,默默看了一眼旁边的某人。面容冰冷的某人眼中带出笑意,轻吻上宋观垂落在他手中的长发,看着眼前有些羞赧扭过头的青年,说:“我洁身自好。”
  至于厨师头子的激情,则是因为白虎他虽然是白虎,但他其实是一头不吃肉的老虎,但也不能说不吃,毕竟老虎都是吃肉的。因着白虎修为高,又一向清心寡欲,对于口腹之欲并不像宋观一顿不吃就会死那样执着热烈。而且神仙吃的是被神气滋养的灵谷仙蔬,大多数神仙吃这些都是为了有助修行。像宋观那样纯粹为了吃肉而吃肉的实在是凤毛麟角,不得不说,从这个层面上来说,宋观也算是九重天上一朵顾盼生姿的奇葩了吧。
  
  宋观捧着碗夹着肉大快朵颐,原因无他,因为宋观的长乐宫里没有饭吃。
  极东之地的长乐宫,说着好听,叫做长乐,其实也不过是一个大坑上盖了个顶,一般宋观都叫它青龙坑。原本的青龙性子急躁,哪有那么多心思折腾自己的居所,满心满眼都是那个阿衍。而宋观穿过去之后就被淹没在了青龙堆成小山似的折子里,虽然宋观一点都不想干这活,但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好歹占了别人的壳子,就当作是报酬了。好不容易有了几分空闲还被朱雀拉去到处晃悠,调戏小仙女和小仙童。
  若说住的地方简陋也没什么,宋观也不是挑的人,但原青龙实在是懒的令人发指,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据朱雀提供的情报,原青龙这么做的目的还是为了那个阿衍,要和一切男男女女划清界线。虽然有一部分原因是这个,但宋观始终觉得其实还是原青龙他不喜欢别人来吵他,因为有朱雀这个缺心眼的家伙在。毕竟睡到一半被喊醒的快感,你们不懂。
  而之所以会得出这个结论,是因为吃饱喝足后的宋观躺在先前那张床上睡得正香的时候,朱雀疯了一样跑进来一把捞起宋观死命地晃,愣是把他给摇醒了。
  “宋观,你怎么跑这鬼地方来了?”
  “我也不知道啊,”这个时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的宋观问了一句:“我不是在和你喝酒吗?”
  朱雀的脸色僵了一下,不自然地转移话题:“我来找你是因为这些年药材差不多都备齐了,可以解封了。”
  解封?是了,宋观这才想起解封这件事。他现在用的,其实不是原青龙的本体,而是他的分身。
  百年前有场大战,血流千里,白骨遍地。这是创世与灭世的战争。很多神仙都因此陨落,还有些差点就折在里面的,比如阿衍。阿衍受伤是在所有人都没发觉的情况下。直到战争结束,封印了灭世才支撑不住吐血倒地。
  当时阿衍他几乎是要没救了,所幸青龙因他修行的功法,一向是有两个壳子的,而原青龙又喜欢他,就把本体给了他,自己的元神则被塞到了分身里。这做法居然也可行,但分身毕竟只是分身,承受不了强大的元神,每过一段时间神力就会抑制不住地外溢,接近一个崩溃的临界点。青龙便想出了一个法子,每次到了那个时候,就让朱雀玄武把他封印起来,睡个几十年来熬过去。
  不得不说,原青龙对阿衍还真是真爱。本末倒置,阴阳逆转,这其中的苦楚非常人所能忍受,还要被封在寒潭深处几十年以此来抑制沸腾的龙血。换作是宋观他肯定不干这蠢事,巴心巴肺还得不到什么好颜色看。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了,阿衍同那个所谓的灭世,分明是两情相悦相爱相杀,整个九重天都是心照不宣的,唯有青龙那个傻子看不出来以为阿衍是被迫的。
  朱雀拎着宋观便要回去找玄武。白虎从门外走了进来,朱雀有些错愕,愣是没再往前走一步。其实门很宽,白虎生得也谈不上健硕,甚至因着他那张脸和成日一身白衣,总给人一种单薄感。朱雀开口问了:“白虎你有事?”
  白虎看了朱雀一眼:“药材带了吗?”
  朱雀还摸不清白虎的意思,下意识地回答:“带了。”
  白虎轻描淡写地说了句:“在这解封也是一样的。”
  一万头草泥马从朱雀心里奔腾而过=口= 死人脸居然要好心帮别人?!
  他看了眼手中小青虫宋观,又看了眼门前一脸正气的白虎,总觉得他们两个之间肯定有事情!搁现在来说,就是一脸gay气。
  他用密音传耳问宋观:“你什么时候跟白虎勾搭上的?不过宋观你可以啊,勾搭上就更好揍他了。”宋观一脸嫌弃地回复:“滚滚滚,想太多了你,我怎么知道我怎么勾搭的,醒了就在这,再就顺便吃了个饭啊。”宋观思考了一下,有些不确定地说:“也许因为我长得比较帅?”
  朱雀=口= 看了眼手中的小青虫,默默别开眼。
  “如何?”白虎也由得他们唧唧歪歪讲了一会儿话。
  朱雀:“可以啊!那现在就解封吧。也不用找玄武了。”
  宽大的红袖一拂,十几株奇花异草便浮在了半空中。解封这件事吧,说着高大上,其实也好做。左右不过是用些好的药材兜着,再用神力解了宋观的神力。朱雀也做过一次了,自然驾轻就熟,很快就解封了。
  朱雀:“……”
  白虎:“……”
  宋观:“……怎么了?”
  朱雀眯着眼睛,有些不确定地问了白虎一句:“宋观……他以前长这样?”
  白虎倒是颇为笃定:“他一直都是这样。”
  “是吗?他要是长这样我应该有印象才对啊……”朱雀摸着下巴看着宋观说。
  一直没照镜子的宋观:“……你们说清楚点行吧?!”
  虽然宋观他对样貌不是很在意,但听朱雀那语气,啧啧,观哥还是不想自己是个丑得人神共愤的家伙,不然绝对会被嘲讽一辈子的。
  现在也只能祈祷原主长得好看些了。宋观走到一面镜子前,坐下来左右看了看,说:“还挺好看的啊。”
  白虎走过来站到身后,微微弯腰,看着镜子里的两张面容,说:“很好看。”两张脸在俊男美女遍地的九重天都算得上是出挑的,甚至,比之白虎,宋观还要更出挑几分。
  彼时图兰花开得繁密,旖旎春风吹着花瓣进了屋。窗前便洒落了些许图兰花瓣,而镜子又在窗子旁边。
  窗前的宋观转头看了眼朱雀,说:“我怎么听朱雀说得跟见了鬼一样。”
  宋观想了想又说:“大概朱雀他老了记性不好了吧。”
        关爱老人,人人有责。
        朱雀:……宋观我听到了!
         宋观:=口=

评论 ( 3 )
热度 ( 26 )

© 孤山有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