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山有舟

做一个灵魂有趣缄默不语的人

茶蛋/APH/凹凸/剑三/BJD.etc

坑甚多 爱爬墙 并不长情

咸鱼写手 高三神出鬼没

【炮灰攻养成系统】【白虎】河阳看花过

【四】晨钟催落月


十指狱烦恼海,千里冰原。白虎踏上湖面,湖面结着一层厚厚的冰,足以承担人的重量。
白衣墨发的帝君缓步行至湖心。冰面下是一张熟悉的面容,一身青衣,墨发在湖水里浮动着散在身后,带上了几分神秘莫测。
是宋观。
宋观当初在与仐靊凬的一战中被种下心魔结,躯体浸在寒冷刺骨的冰川水里,可以起到镇魔的效果。
也不知白虎来得巧还是不巧,彼时宋观在湖中并不安分,梦中挣扎,龙血沸腾。冰面消融,而立在冰面上的白虎也就自然而然地落到了湖里,没做任何动作,湖水漫上眼睛。
白虎身上一贯低温,与生俱来,同他天生的冷冽一样。自然就被宋观当做救命稻草一般思死死缠住。
黑发散在湖水中,视野几乎要被挡住。那身青衣缠在白虎身上,那张面容近在咫尺清晰可见。其实宋观的眉眼生得很是清冷,同他平日给人的印象不大一样,他平日里同朱雀玩闹着,也不觉有什么。可他一闭上眼,就透出了几分疏离淡薄,不同于白虎骨子里的淡薄,他是在面上就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冷情。
水面波光潋滟,宋观身上缠满了咒符,略一动作就有无数星点从湖底飘上湖面。因此刻受着的折磨,他的一只手握得太紧,掌心掐出血印子。丝丝龙血渗出溶在水里,又浮上已冰消的湖面,滴血化莲。十指狱烦恼海寸寸生莲,于铺天盖地的冰雪孤原里长开不败。
四海八荒十方宇宙皆是静默,白虎被宋观揽着脖颈,于水中无声吐了口气,掰开宋观那只掐得全是血印子的手,反手搂住对方,合上了眼。
这段六千年前的缘分,过了六千年后又重演一回。
一样的场景和一样的人,一样的月和一样的莲。
除了他,谁都不知道这是第二回了。
连另一个人,也曾舍弃过它。

孤月当空,湖面青莲盏盏。
宋观醒来的时候还有些糊涂,他做了一场梦,梦到很久以前,他还没有穿越的时候,梦很长很长,又似乎很短。模糊的剪影和久远的记忆,全部涌了上来,让他有想哭的冲动,又觉得没有什么。
宋观在湖水里,虽说他现在可以在水里呼吸,但在他文艺了一会儿后还是捏了个法诀从水里头出来了。他身上贴满了咒符,随着他的动作散出许多星点浮上湖面,幽冷的水波里星星点点。其实还挺好看的,宋观这么想着。
烦恼海里开满了青色的莲花。宋观觉得有些奇怪,先前他同白虎来过这里几回,那时候还没有这些,只是很普通的一个湖,结着厚厚的冰。青衣墨发的帝君从湖心缓缓而来,脚下是开得极盛的青莲,步步生莲。
外头是辽阔的冰原,映着惨白的月光。朔风吹着,显得极为寂寥,宋观一个人站在湖边,也觉得有些孤独。尤其是月色笼了他一身,脚边有些青莲。
宋观心念一动,手里头就莫名出现了一把伞。看到这把伞的时候他愣了一下,印象里并没有这把伞,原主也没有。这把伞样式极为简洁,皆是纯色,没有多余的花纹同装饰,唯有伞骨白的明显,握在手里像捧了一捧白骨。不好看,还有点瘆得慌。
这把伞给宋观的感觉却是很熟悉,像是与他存在了上万年,简直就像是身体的一部分,可以随心而动。
远方一声嘹亮凤唳,宋观转头看过去,只见大半个天空都被映照成红色。远处有一个相当明显的山峰,火焰自那燃烧而起,蔓延开来。火凤翱翔在天,张开的翅膀遮蔽了半个天空,炽热华贵,碧霄流响。
一看就知道朱雀那个装逼货,宋观默默撑开伞。不过几息,热浪扑面,明艳的赤色近在眼前,周遭的冰雪消融水汽漫天。
朱雀化作人形站在他面前,宋观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问了句:“有何贵干?”
“有何贵干?”朱雀突然就笑了,下一瞬面目狰狞:“去你他妈的有何贵干。”还没说完就一拳朝宋观的脸上打去。
宋观刚刚醒,也不知道被泡在冰水里多久,全身都还有点僵硬,是以这拳还真结结实实地接下了。
宋观后退好几步,用伞撑地稳住身子,摸了摸流血的嘴角,不可置信:“你发什么疯?!”。
“我发什么疯?”朱雀冷笑:“你知道你睡了多久吗?”
宋观愣了一下,他想了想,最后试探性地回答:“几百年?”
朱雀没说话,微笑了一下,直接捏了法诀变出一个酒坛子,行云流水地朝宋观脑袋砸下去。宋观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朱雀吼:“两千五百年!你都要睡死了!我今天不打死你都算轻的了。”
额头上有什么液体缓缓流动的感觉,像是什么东西在爬,身边洒了一地的酒坛碎片,宋观突然就觉得有点恶心,伸手摸了摸,一看发现手里都是血。
宋观:……=口=
精神和肉体的双重冲击让宋观呆逼了一会儿,他张了张嘴,打算说点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就是这一会儿,朱雀已经要把宋观拉过去准备吊打。
就在宋观以为自己要交代在朱雀手里的之后,终于有人出现救他一命了。
“够了,朱雀。”白虎皱眉出声,伸出一只手拦在两人中间“这本来就和宋观没什么关系。”
“不用你来做和事佬,如今你倒是越来越热心了。”朱雀冷笑,说是这么说,但还是松开了拽着宋观衣领的手。
宋观感激地看了眼白虎:“白虎,好样的。不愧是好基友。”
“对了,话说你什么时候来的,我刚刚都没看见你。”
白虎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回答:“在你被朱雀砸的时候。”
宋观:……
白虎主动转移了话题,拉着宋观的手就要走。“我带你去上点药。”
朱雀伸手拦住白虎:“等会,阿衍玄武他们还都在青龙坑等着宋观,上药他可以回去上。”
白虎淡淡地扫了他一眼:“你真要让他流一路血那便带他回去。宋观认得回去的路。”
宋观听着觉得挺有道理的,就附和了几句:“朱雀,白虎说得挺有道理的,要不你先回去吧,白虎住得近,我上点药自己回去也一样的。”
“你!”朱雀有些恨铁不成钢,瞪了宋观一眼转身自顾自走了。
这个蠢货,也就只有他还看不出来。白虎那个死人脸明摆着要算计他,就那个没脑子的家伙才会傻不拉几地往别人的坑里跳。
“朱雀的脾气怎么越来越古怪了……”宋观嘀咕了几句,跟着白虎走了。

两千五百年其实可以发生很多事,也有很多事不会改变。比如说仐靊凬其实没有死,再比如说宋观睡了两千五百年没有半点长进的仙术……
宋观:说起来,都是泪啊QAQ
白虎的住处同两千多年前一样,没什么大变化。图兰花开了几回谢了几回,很久之前的那只猫肥了一圈,但那双眸子还是一样通透。依旧是一路拂花分柳,宋观坐在床榻上,白虎坐在他面前,手里拿了些金疮药。
白虎涂着药,宋观开始心不在焉。原因无他,只是因为无聊。宋观转了转眼珠子,扫了几眼屋内摆设。
“白虎你这屋子都没怎么变。”
“不过是两千多年罢了,不是很久。”白虎回答。
因着上药,是以白虎的脸贴得很近,近到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呼吸声。他的头微低,眼帘半垂,睫毛显得很长,虽然原本就很长,但这样显得更长了,让宋观很有去摸摸的冲动。
同时,因着白虎这句话,宋观有了种莫名的心虚和愧疚感。虽然先前朱雀骂了他一顿还动手打了他,但中心魔结的日子于宋观其实是过得很快,他在梦里并没有很清晰的时光流逝的概念。对于朱雀的发飙宋观没有很多感觉。反而是白虎这样不咸不淡的一句话,却让吃软不吃硬的宋观有了愧疚感。
宋观抿了抿唇,开口说:“抱歉……白虎。”
白虎面无表情地收手,拿出帕子擦了一下还残留着些许药膏的手指。
“这并非你的过错,不必自责。”
是的,都是他还不够强,才护不住他想护住的人。
或者,一切都是命数,宋观命里注定有这一劫。
两个中了心魔结的人,白虎低头忍不住微笑,还真是绝配。

九嶷山是个好地方,山清水秀,鸟兽遍地。若放在平常,必定是个旅游观光的好地方,起码得要一百两银子才能买到门票。
而宋观现在却是不用花这一百两银子便可尽享九嶷山的无限风光。若是放在平常,宋观肯定会十分愿意去九嶷山痛痛快快玩个十天半月的。
可惜,这不是平常。宋观蹲在溪水旁,一脸苦哈哈地看着水里自己的倒影。一副长得像虫的小青龙的模样。宋观摸了摸自己的大脸,无比惆怅地谈了口气,对着流水落花思考人生。
其实吧,宋观变成现在这样,还真是有原因的,原因还正直合理的让人想吐它一脸口水。两千多年前宋观、白虎、仐靊凬的一战中,虽然夷光仙子的弟弟夷正是死了,但是仐靊凬向来狡猾,把自己的元神分了两份,一份同白虎扛架,另一份则是逃之夭夭,留了一线生机。也因着这个,这么多年里朱雀他们一边等着宋观醒,一边在找仐靊凬的踪迹。如今宋观好好的醒了,就被朱雀毫不客气地拖出来当了劳工,跟着白虎一块找。
前段时间白虎莫名失踪了,宋观辗转几次入手了一块沾着白虎神识的玉佩,一边找白虎一边游历八荒,到了沧澜海畔,九嶷山侧,有了线索。也不知是宋观的运气实在背还是别的原因,九嶷山有仐靊凬故意布下迷惑他们的阵法,宋观初来乍到也不知道,莽莽撞撞地就入了这阵法出不来,还被封了大半神力化作原型。不过幸运的是,他在这山里头找到了白虎。白虎被困在这阵里比他早些,也有些防备,故神力封得没有宋观那么多,还能勉强维持人形。他的境况总是要比宋观好上几分的,但也没好到哪里去。
不管怎么样,宋观还是挺平衡的,毕竟连白虎都中招了,自己被搞成这样子也没什么的吧?
自欺欺人技能max。
“青龙帝君,白虎帝君喊你回去吃饭了!”有只鹿妖从远处撒蹄子飞奔过来大喊。
宋观站起身子,小短手伸了个懒腰,特别无所畏惧目空一切中二装逼地回答:“朕知道了,小妖精。”
小鹿妖:……
今天的青龙帝君又犯病了。

评论 ( 1 )
热度 ( 21 )

© 孤山有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