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山有舟

APH/HP/秦时明月/BJD/剑三/凹凸
露中/泽非/瑞金/etc
咸鱼写手 高三神出鬼没

【炮灰攻养成系统】【白虎】河阳看花过

【五】河阳看花过

最初,宋观觉得这地方还是挺不错的,后来,宋观对这地方又爱又恨。
白虎拿了个竹篓从河边走过来,那竹篓看着份量挺足。宋观跑过去扯扯白虎的衣服,接过白虎手里的竹篓,上头盖着盖子,看不到是什么吃的。不过估摸着又是鱼。
九嶷山山清水秀,水好,鱼就很多。同样的,风水好灵气足,养出来的走兽大多成了精开了智。
这些,直接导致了宋观吃鱼吃到快想吐。因为对着那些眼巴巴装可怜的小妖,宋观还真下不去手宰了他们。最初的时候白虎抓了只白兔子过来,那兔子生得相当玲珑可爱,宋观也不知为什么,对着那双红眼就心软了,最后只能一边唾弃自己跟个娘们一样一边和白虎去捉鱼。大部分是白虎捉。
希望今天有点别的东西,素的都行。
宋观收回思绪,打开一看,还真是鱼。
宋观:……
白虎在一边摆碗筷,宋观用那小胳膊短腿开始搞鱼。
因为白虎不会做饭。
#感觉自己的存在有意义了#
#原来男神也不是很完美嘛#
#老天爷果然是公平的#
鱼的花样简直快被宋观做得飞上天了,大抵高手都是这样寂寞的,至极之后反而开始返璞归真。宋观今天没什么心情做饭,正好今天回来的时候随手拿了几根树枝,可以串鱼烤。
说白了就是他懒癌发作,感觉身体被掏空。
白虎摆完碗筷后走过来看了眼宋观在干嘛,看清之后沉默了一会儿,转身。
宋观本来还没反应过来,看见白虎的动作才突然明白,一时没忍住笑出了声。
笑得相当嚣张毫不掩饰。
白虎的脚步顿了顿,最后还是没做什么。

烤鱼烤得还挺快的,宋观给了一条白虎,自己捧着一条慢慢啃起来。
“你说,我们什么时候能出去?”宋观啃了两口鱼,突然就有些惆怅地问。
白虎拿着烤鱼的手紧了一瞬,沉默了一会儿回答:“不知道,但总能出去的。”
宋观看着手里的烤鱼,叹了一口气,长且轻。
“或许吧。”
宋观突然就没了吃鱼的心情,抬头看着旁边的白虎。
白虎生得好,仪态也好。虽然身上天生带着肃杀之气,让人觉得难以接近,但总掩不了举手投足的风流潇洒。哪怕是现在在吃烤鱼,都让人觉得斯文儒雅,像是研读古籍的学问人一丝不苟。
毕竟白虎现在还真的很认真很学生,因为他拿了双筷子吃鱼。
宋观:……装逼→_→
白虎抬眸看了宋观一眼,“没胃口?”
宋观严肃地看着他,此时无声胜有声。
白虎默。就在宋观以为白虎打算再去找点别的东西的时候,白虎有了动作,伸手夹了一筷子鱼塞进了宋观嘴里。宋观条件反射地嚼了嚼吞下去。
宋观:=口=
白虎:“好吃吗?”
宋观木木地点点头,怎么总觉得有什么被忘了……
得到了回答的白虎继续吃鱼。

虽然白虎对于千篇一律的菜单没有表示什么,但有一天宋观在外面浪够了回来的时候,看见住的房子里放了一盆红果子。
这些果子生得讨喜,颜色鲜亮。宋观挑了个大的咬了一口,味道酸酸甜甜的。只是皮薄汁多,一不小心就弄了宋观满爪子透红的果浆汁液。
白虎从里屋走出来,看见了宋观坐在桌上吃果子,问:“喜欢吗?”
宋观点点头:“虽然吃起来麻烦了些。”说罢又问了一句:“这果子哪来的?”
白虎说:“九嶷山里的,这时节这果子正好熟了。”
宋观几口吃完手里那个,随口问了句:“这果子叫什么名字?从前都没怎么见过。”
空气有一瞬间静默。白虎回头看着宋观,说:“叫相思果。大抵是因为不易保存,你从前又不喜欢吃,所以没怎么见过。”
宋观抬头对上白虎的视线,白虎的眼睛生得好看,秋水一般清澈,照理来说他那样的人很少会有这样清澈的眸子。宋观也不知道白虎那样的人是哪样的,天生寡情还是肃杀冷淡。宋观听着,总觉得白虎话里有话,又觉得这话不过平平。想了一会儿没得出什么结论,总觉得呆在这里跟白虎两个人大眼瞪小眼有些怪,拿了两个果子便出门了。
白虎在屋里看着宋观出去,一言不发。
你不会知道的,你不会懂的。
这相思果曾是你喜欢的,
他曾经帮你进九嶷山采这果子,
你抱着他说一句小白你瘦了。
然后,你就说,你全忘了吧。
要说寡情,宋观,你比我更甚。

这痛苦来得莫名其妙,却气势汹汹。
宋观怀里的果子掉了一地,果子在地上滚动着流出红色的汁液。宋观倒在地上,觉得眼前都有点发晕。
肾……肾好痛,跟被捅了一样QAQ
白虎跟着前去报信的小妖跑过来,衣袂翻飞,几乎要遮住宋观全部的视野。
“宋观!你怎么样?”白衣墨发一贯云淡风轻的帝君少有的失色。
宋观QAQ这个要怎么说?!说我肾好痛跟被哪个智障捅了一样?
宋观死咬着牙不说话,白虎也没什么办法,输了些神力进他的体内。所幸四大神兽本属同源,是以白虎的神力可以进到宋观体内。
等宋观感觉好一点了,白虎抱起宋观,闭眸几息,随即睁眼,白衣墨发无风自动。他吐出一字:“破。”
以白虎为中心神力呈波纹状向四周迅速传播开来,整座九嶷山都有了震动的迹象。琉璃破碎的声音接连不断,笼罩九嶷山的法阵开始松动破裂。旁边的小妖开始兴奋地乱喊叫“帝君英明!”之类的话。
“你……”宋观勉强睁开眼睛,问:“你恢复了?”
白虎低头看着怀里恢复人形的宋观,说:“被困的几百年一直在参透。”
宋观默,人和人的差距……。
然而观哥还没意识到真正的重点。
一身青衣的宋观被白虎揽住,因着被捅肾的痛楚,宋观现在还是有气无力的样子,面色苍白,而且莫名涌上来的无力感让他只能勉强靠着白虎站着。
看在躲在旁边石缝里的小妖眼里就是一副基情满满暧昧无比的画面。
=口= 感……感觉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白虎伸手理了理宋观脸上的碎发,说:“应该是仐靊凬解开封印逃出来了。”
宋观:……那个蛇精病又跑出来了?!
白虎扶着宋观躺在床上,布了个结界罩住宋观后对跪在脚边的两只小妖说:“宋观暂时托你们照看一会儿。”
那两只小妖忙不迭跪拜称是。
白虎起身,宋观看着白虎,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伸手扯住白虎的衣袖,问:
“你去哪?”
没由来的,宋观就觉得有些心神不宁。可能是因为和阿衍的痛感相连,也有可能是因为别的。
白虎垂眸看着身边的宋观,露出些许笑意。冬残春始,冰雪初溶,枝头一点桃花于寒风中开得极艳。
他抓住宋观的手,说:“我很快就回来。”
说罢放手转身离去,白衣被带起,茫茫一片,宋观看不清面前。

很久之后,宋观都不明白,为什么当初自己会就那样看着白虎走。像是突然丧失了所有言语的能力和勇气,宋观想,好歹,也要再挽留一下。
宋观叹气。
面前的朱雀拿着酒杯,斜斜地看了宋观一眼,说了句:“想白虎了?”
宋观暴躁地抓头发,“都说我和他没什么关系了,这样有意思吗?”
朱雀意味不明地笑了两声。
“是是是,没什么关系,我就没见过死人脸对谁那么上心过。”
宋观直接忽略了他的话,拿着一个小酒坛子倒了给自己一碗酒。
“宋观,近日我倒是想起一桩事。”朱雀的声音有些飘忽,像是透过落满灰尘的时光传来,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微微苦楚。
“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
“我记得最早的时候,我们四个诞生于这八荒之中。白虎一贯以来都是冷冰冰的模样,那时我们三个玩在一起,白虎从来也不问不看,我和阿玄也没什么兴趣要同他交好。呵,白虎那么点大就一副欠揍的样子。后来有一回你拿了个球去找他玩,似乎是他把球弄破了。当时我本来就对他不喜,便一心认定了他欺负你,一顿好骂。这梁子似乎也就这么结下了。”
朱雀说到这里,忍不住扶额轻笑一声。
“现在想来不过是小孩之间的玩闹罢了,也亏得我记挂了这几千年。后来,也不知怎么的,你的球就被补好了,虽然比不了从前,倒也不算不堪入目。记得当时我们三个还诧异了许久。这事大约就是这样了,前几日喝醉了酒,总是梦到一些以前的事,乱糟糟的,但梦了好几日,也能拼出个大概来。”
一只红色的小鸟飞过来停在朱雀指尖,叽叽喳喳叫了几声。
朱雀起身,“阿玄找我有事,我要过去了。”他转身走了几步,终是忍不住回头说:
“宋观,你好好想想,你同白虎。”
“有些事不是他不说你就可以当做不知道的,我早先提醒过你好几回,你都糊弄过去了。可现在,不是能和稀泥的时候。”
“你仔细想想,宋观。和仐靊凬的那一战,你以为是谁耗修为护住你的?是谁抽了阿衍的龙骨就为了你?是谁日日在烦恼海输给你神力?你以为凭你那半吊子修为真能熬过两千多年的寒潭冰封?”
“平日里你在白虎那里,他对你那样不是有求必应?他对你哪样不是无微不至?他对谁都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唯独和你说话都要放轻声音。九嶷山的相思果不稀奇,可那相思果长在悬崖峭壁之上,妖兽伴生,你以为是那么容易摘得的?”
最后,朱雀说。
“宋观,我看你是被白虎惯的忘了你和他本不过是陌路人。”
宋观面色如常,只是捏着酒碗的手不自觉更紧了些。
“我倒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这么热心了。”
朱雀冷笑:“不过是不想你糟蹋了别人白送你的一片真心。”
“我和白虎,本就没什么。”
“宋观,我今日才明白,你却是比白虎冷心寡情千万倍。”
朱雀甩袖走了。那只小鸟也跟着他走了。
满院清冷的如水月色,宋观依旧端坐着,看着面前熟悉陌生的景色。
是了,这不是白虎的霜华殿,是他的长乐宫。
宋观抬头,酒碗一倾,烈酒灌入喉咙,火辣辣地疼。
没了白虎一切都是一样的,只是,总觉得有些空。
铺天盖地的孤独快要把他吞没了。
我只是,有点想你。

评论
热度 ( 17 )

© 孤山有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