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山有舟

APH/HP/秦时明月/BJD/剑三/凹凸
露中/泽非/瑞金/etc
咸鱼写手 高三神出鬼没

【炮灰攻养成系统】【白虎】河阳看花过

【六】曾不问潘安 (完结篇)





又是一年春到时,青龙坑外图兰花开得重重叠叠漫天铺地。
花开花谢,唯有八卦与这天地永存。
青龙坑里新来的两个小仙负责打扫青龙坑门口。也不知是谁起的头,又或许是图兰花香太迷眼,两个小仙咬耳朵咬到了百年前那桩秘闻上去了。
说是秘闻也不太对,在无聊空虚到只能聊八卦的九重天里,这件事已经被无所事事的各路神仙反复提起衍生出了无数版本。
小仙一说:“我听闻是青龙帝君被白虎帝君打昏关在九嶷山,本来白虎帝君是打算解决了仐靊凬再回去对青龙帝君进行小黑屋调教的,结果先前和青龙帝君,咳,那个的时候泻了太多精力导致实力受损折在了那场大战里头。”
“你看的那都是多久以前的了,”小仙二做了个鄙视的眼神,“昨天连入神君新写的话本子你肯定没看!里面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写着是早先青龙帝君同朱雀神君有染,正好那时候赶上仐靊凬破了封印,朱雀帝君惨败,白虎帝君本就对这事气不过便跑去和仐靊凬同归于尽了,为的就是压上朱雀一头,再就是让青龙帝君生生世世记得他。”
“哇,”小仙一星星眼,语气满是艳羡:“你居然看到了连入神君新出的的限量版话本子!”
“这有什么呀,”小仙二强压下想要嘚瑟的表情,装作不在意的摆摆手:“我表哥的姑妈的小女儿的同窗在连入神君那儿当差,连入神君的草稿都是她来整理的。”
这边聊八卦聊得畅快,那边树下的宋观却是忍不住黑了脸森森磨牙。
宋观铁着一张脸,装作无比自然地走了过去。
忽然风大了些,吹得拥簇着的图兰花纷纷扬扬随风落在空中,青衣帝君面色淡然,于似锦繁华中缓步而来,生生压下身后的八荒春色。
两个小仙本来聊得不亦乐乎,忽然发现走过来的宋观被吓得原本越说越激动的声音断在喉咙里,张张嘴不知做什么。等到宋观来到他们面前才反应过来跪拜行礼。
宋观走过两人面前,强忍住踹上一脚的想法,青衣拖地带起落了满地的图兰花瓣。那片青色慢慢消失在眼角余光里,正当两人以为宋观已经离开松了一口气的时候,耳边传来冷淡的话语。
宋观背对着那两人,不咸不淡地敲打道:“你们来这是做事的,若要聊这些,不如早些自行离去。”
话语平常,没有半个锋利的字,却让人忍不住反复考量,斟酌再三。
宋观顿了顿,想起白虎那个闷骚男,莫名就觉得有些憋屈,他开口:“我和白虎,没什么。”
小仙:……
好明显的此地无银三百两啊。
宋观也觉得自己这样是越描越黑,索性不再说什么,自顾自走了,只是脚步明显快了许多。
“帝君这是……”
“大约是用情太深,自欺欺人吧。唉,情字伤人。”
不远处听到他们说话的宋观脚步踉跄了一下,想回头再说点什么,最后还是一脸郁卒地走了。
脑补什么的真是够了!(/‵口′)/~ ╧╧

这时节九嶷山的风光极好,果子挂了满树。宋观也不知怎的就走到这里来了,向前踏了几步,结果从头上落下一个果子结结实实砸了宋观的头。
宋观:痛痛痛QAQ,这就是传说中的飞来横祸吗=口=?
一只小兔妖慌慌张张从前面跑过来,耳朵因着动作一抖一抖的,怀来抱着一堆红彤彤的果子,站在宋观面前有些局促地问:“帝君你没事吧?”
宋观默默揉揉自己的头顶,听到问话条件反射地抬头说:“没事没事,不是很痛。”
小妖:……帝君你这样我更愧疚啊QAQ
这时树上跳下来个小猴妖,站在小兔子旁边一起和兔妖抱歉地看着宋观,想说些什么做点什么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做什么。
“你们在打果子吗?”宋观弯腰从那小兔妖怀里拿了个果子,放在嘴边咬了一口,微笑说:“这个当赔罪就好了。”
帝……帝君人好好qwq
没有在意两只小妖怪的花痴星星眼,宋观靠在树上,漫不经心的咬着果子。
眼前是他很久以前生活过的地方,青的山碧的水,他被困在九嶷山的三百多年里几乎把这里的每个角落都摸清楚了,和白虎一起。像是眼前河水里的鱼和九嶷山陡崖上的相思果,桃花开的时候他爬到树上睡觉,白虎总是在院子里修炼打坐,当然大多时候都被他打断拉去捉弄隔壁的那只小妖怪。隔壁那只小妖怪对他凶巴巴的,对白虎倒是脸红的和小姑娘一样,他就特别喜欢拉着白虎一起去作弄那小妖怪。当时他没怎么反应过来,现在想想那时候大半座山里的妖怪都对白虎有些心思的,不然怎么会在被他惹的跳脚却在白虎过来收拾残局的时候莫名息了气焰。
脚边两只小妖怪嘀嘀咕咕说了些什么,宋观越想越远没有认真去听,他的全部思绪似乎都沉浸在了以前,九嶷山里三百多年纠缠的时光了。直到那只小兔妖怯生生地扯扯宋观的衣服宋观才回神,宋观低头看着脚边的小兔妖。小兔妖的眼睛生得好看,大约是因为九嶷山地方好,他的眼睛被养得格外清澈通透,水汪汪的。
宋观文:“怎么了?”
小猴妖颇踌躇了一会儿,最后他问:
“帝君,你同白虎帝君之间的事……”
“帝君,我们都很想知道,你和白虎帝君是什么关系。帝君,可以告诉我们吗?”
宋观沉默地看着那只小猴子,黄色的皮毛,因为有阳光所以显得很是温暖柔软,说出来的话却是那么直白一针见血。
但大约他现在是需要这样的毫不掩饰。
宋观抬头,静了一会儿,然后说:“我也不知道啊。”
“是……是这样吗?”
小猴妖明显有些失望,看了一眼身边的兔子,摇了摇头。
“不过,我想,我是喜欢他的。”
“我很想他,现在。很想很想。”
宋观自己说着,一边说着一边忍不住笑,眼泪就掉了些出来,落在脚边,消失在细细软软的草色里。宋观伸手,抬头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两只小妖没有说话,他们有些懂,又不是全懂,只能沉默地看着那个同他们朝夕相对了几百年没心没肺了几千年的帝君又哭又笑。他那么尊贵,天地二神四神兽之一,万仙朝拜,他也曾无知洒脱了几千年,但现在还是会为了一个人呜咽不止。
九嶷山是个好地方,最初,宋观觉得这地方还是挺不错的,后来,宋观对这地方又爱又恨。
这时节的桃花开得极盛,被风一吹纷纷扬扬如雪落了下来。穿过枝桠与枝桠,经过宋观,最后都落在了青色的草地上。
宋观突然就想起很久很久以前,他那时候还在白虎那里蹭吃蹭喝。他经常吃完后跑到白虎院子里的那棵几千年的桃树上睡觉,那棵树花开千年,树冠永远都是粉色烟雾一般轻软柔和,极西之地风大,朔风吹进来都化作旖旎春风,于是院里便总是下着一场不停的花雨。而白虎坐在屋里窗前,怀里抱着一只深浅灰交杂的猫,安静无声。那猫的眸子好,蓝色澄澈通透,如千年寒潭里沉淀的碎星,如盏盏青莲下的烦恼海中缠在他身上的咒印上星星点点的光。
突然就很想你,突然就明白了,原来我们一起做过那么多事。过去都是你的印记,余生也要来怀念你。

图兰花的香气隐隐浮动,树下断落的树枝被踩过发出轻响。淡粉色的落花里,白衣墨发的帝君从树后走出,桃花秋水一般的眉眼,笑意温软,看着前面一袭青衣。
“好巧,我也喜欢你,我也很想你。”
宋观放下捂着眼睛不让眼泪流出来的手,转头看向白虎。他觉得他现在应该是个惊讶的表情,但事实上他觉得自己面无表情。宋观曾想过很多和白虎的重逢,人总是这样抱着侥幸的心理,希望还没有失去那些重要的东西,就像薛定谔的猫,锁在盒子里的猫不知是死是活,但总有活的可能。他们可能很正常的在宴会上,为白虎归来而举办的庆宴上,也可能很恶俗的,比如白虎和仐靊凬成了一派,或者仐靊凬附在了白虎身上,两派反目成仇。宋观也想过到时候他会是什么反应,喜极而泣,漠不关心,或者揍白虎一顿。
而现在他什么都没做,甚至前一秒宋观都想好了一定要揍他一拳,但最后他也没有做,只是擦掉脸上的水印。然后他慢慢朝白虎走过去,一步一步,郑重,走到白虎面前,最后伸手轻轻抱住白虎。之前设想了那么多,可一真正见到白虎的时候,宋观想不了太多,也不想做太多。
图兰花的香气渐渐笼住宋观,怀里的触感真实,是肌肤相贴的温度。白虎伸手回抱住宋观,闭上了眼。
最后宋观说:“太矫情了。”

全文完

正文部分完结了,之后会放两个番外,老夫老妻的生活模式和白虎的番外。
虽然写得不怎么好但还是有小天使点了喜欢(虽然第五章完全没什么人……)不管怎么样感谢看了我文的小天使们,有可能是认真看也有可能是随手翻翻,但对于懒癌晚期的人来说浏览次数的数值就是支持我写完的动力。终于把白虎男神写出来了,可能有点ooc吧,虽然是个短篇但是我写得依旧很艰难。
感谢小天使们qwq

评论 ( 6 )
热度 ( 19 )

© 孤山有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