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山有舟

APH/HP/秦时明月/BJD/剑三/凹凸
露中/泽非/瑞金/etc
咸鱼写手 高三神出鬼没

【炮灰攻养成系统】【白虎】河阳看花过

【八】 烟花一半醒 (番外二)



近日白虎总是会回忆起很久很久之前的事,很久很久,那些事沉淀在最初的时候落满了灰尘。
比如宋观指尖的微凉和九嶷山的小白。
遥远到白虎几乎快要遗忘了。
但这不会,哪怕这世间唯余白虎一人记得。
宋观那个时候和现在并无什么两样。其实在上一世的时候,宋观远比这时更凉薄。
几万年漫长岁月过后,两人的交集似乎也是从琼华宴那棵巨大古老根节盘虬的桃树下开始的。两世皆是如此,后面的泡酒坛也是一样。
白虎刚回到过往的时候,心里还存着对宋观的怨气,是以在看见宋观被泡在下了料的酒坛子里,心底还隐隐生出些许快意。
白虎觉得他这样似乎不太好。
白虎也不知道为什么之后会离席追上那个小仙童,把宋观拎了回来。那时的宋观全身湿漉漉的往下滴酒,闭着眼睛。
都是命数。都是缘劫。
白虎一直很能认清自己,自诞生于这世间以来便是如此。或许是因为他天生寡情,所以很清楚自己生出了什么异样。
他清楚自己对宋观的那点不为人知隐秘的心思,他也清楚那点心思不过是三百多年九嶷山里相伴的萌芽,脆弱得一掐即灭。
白虎是这么想的。
只有他自己是这么自以为是的认为。
冷淡的人动了一点心思都会不得了,因着少情,所以执念更深。当年的九嶷山里,那点萌芽被宋观生生用咒术掐灭在最浓厚的时候。一个咒术和轻描淡写的几个字,“忘了吧”,然后白虎就真的全忘了。他独自一人行过之后漫长的三千年,最后终于再次回想起。
也许他是因为有怨气想发泄,出完气就好了。白虎看着手里的小青龙想着,可他忘了问自己,那怨气从哪里生出来,到怎么发泄才能痛快?何不直接让宋观泡成干?
小青龙睡着时很安静,眼睛闭着,蜷缩成一团,全然想不出他醒着时是个没心没肺的人。白虎摸了摸小青龙的角,突然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宋观快醒来时他装作从门外走进的样子,给他倒了杯水。宋观还是一副懵懵懂懂没搞清状况的样子,很乖地接过那杯水,两只手捧着杯子小口地喝,又黑又亮的眼睛不时偷偷看白虎一眼,长长的睫毛因着这个动作一扇一扇的。
白虎突然就心软得一塌糊涂。九嶷山里的宋观也是这样,那时他被封印变作一只兔子,宋观喜欢那相思果,所以他便每日费心到悬崖峭壁上给他摘。每次给宋观的时候,宋观那双好看的眸子就这么看着他,然后轻轻说一句:“小白你瘦了。”
莫名其妙地很想他,白虎突然很想看到宋观,所以才会莽撞地向朱雀提出那个建议,让他在这里解封。
和记忆一模一样,白虎看着面前的宋观,眉眼温和清隽。白虎想起来上一世的时候,宋观殁了的几千年后,有个老神仙酒后失言,“都说舞酌神君的女儿连入神君姿容出挑,当得上是这九重天的第一人。他们是没见过当年青龙帝君的风采,帝君那才是占断八荒春色。自帝君殁后,这世间便再无殊色。”
这个人,是当得起这些话的。

宋观自此之后便和他熟稔起来,常常到霜华殿来。那人最喜欢的是桂花糕,最常做的事事躺在树上睡一下午,这样做了十几年,连他也养成了习惯。
总抱着那只猫儿坐在窗前,看书或是习字,偶一抬头便能看见宋观垂下的长发和青衣,在一树的花开里。
那只猫是厚华神君送给他的。不是什么很好的天资,修不了人形,生得却很好,尤其一双眸子,碎星沉淀在高山寒潭里几千年,和宋观一样好看。
也和宋观一样没心没肺。
宋观去厚华神君的那晚,白虎总心神不宁,他想起那日是仐靊凬出现的日子,便偷偷跟在宋观后。
宋观果然碰上了当初的那对姐弟,仐靊凬也出现了,附在了那弟弟身上。白虎本可以立马现身,可是他迟疑了。
他还是有怨气的,所以不想让宋观那么轻松。也是,几千年跨越两世的债,哪有那么容易就一笔勾销。白虎在想,要不要给他一点教训,隐秘黑暗的私心。
然后他就看见宋观半身青衫染着血快要倒下。
从来没有那么后悔过,刚才那些私心全都烟消云散,只余下满心的愧疚和后悔。
过往的是一瞬间全都灰飞烟灭,只要宋观还是活着的,宋观还是好好的,什么都可以,他什么都不求了。白虎这么想着,生平第一次有了恐慌。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宋观,宋观,宋观。
你不会有事的。白虎这么说着,像是说给昏迷过去的宋观,也像是说给自己听。那句普普通通的话被他那么郑重地说出来,就像被供奉千年香火烟气缠绕全身的神佛的经书。
那么真实可信,确切不疑。

烦恼海下沉睡着宋观,白虎时常来看他,有人知道,或者装作不知道。
宋观的修为不是很高深,白虎怕他熬不过这千年冰彻骨的时日,便给他输神力,年年岁岁,日日夜夜。
期间也碰过几次朱雀玄武。有一次又撞见朱雀,朱雀问了句“宋观就那么值得你做那么多?”
白虎有些怔愣,是了,他确实没想过这个问题。似乎一切都只是微不足道的好感所催生出来的,那么,现在放弃也没有什么?
白虎沉默了一会儿,就跟朱雀讲了一桩几万年前的事。当初的宋观拿着一只球来找他,但是他把球弄坏了,惹哭了宋观,还被朱雀和玄武说了一顿。后来他把球补好了,宋观发现了还为此开心过好一阵。那个时候,白虎明明什么也没得到,却也很开心。
白虎说:“或许是不值得的,但只要是他,因为是宋观,所以我便觉得值得,做多少都没关系的。他是第一个向我伸出手的人,即便那个人不是他也没关系。我心悦他,仅此而已。”
白虎极少说这么长的话,他说得语气冷淡,和平常并无一二,却真切让人觉得郑重。
朱雀沉默了一会儿,没有说什么,还是走了。
后来宋观睡了两千五百年,终于醒了。

白虎去了九嶷山,山里有仐靊凬布下的法阵和留下的一些故作深奥扑朔迷离的线索。白虎进入法阵,即便是有了经验和防备,也被封了将近一半的神力。被困在了九嶷山两三年。
宋观之后也寻到了九嶷山来,被迫变为原型。许是因为没了人身,所以宋观那些孩子气的心性就显露了出来,天天去和九嶷山里的小妖怪玩耍,常常会做些捉弄人的事,简直像个十岁出头的惹人厌的小孩子。
有一次宋观又跑出去玩,回来时带了根花枝给白虎。彼时九嶷山春初乍暖,因着法阵的缘故山里年年花开满树,那根花枝是桃花枝,上头开了许多淡粉色的花。宋观把那根花枝递给白虎,笑得傻气。
白虎找了个瓶子倒些清水用神力养了起来,摆在雕花窗前,近看远看都是一副画。
从那之后,他就很喜欢坐在窗边了。
九嶷山独有一种相思果,生在悬崖峭壁,妖兽伴生,果子皮薄汁多,色红喜人。宋观喜欢这相思果,于是白虎便为他摘来。
相思果的伴生妖兽虽然无毒,且因体材娇小也不会伤及白虎性命,但凶猛狡诈,十分难对付。更难缠的一点事,相思果与这妖兽相伴相生,缺一不可。是以每回白虎摘相思果都免不了和这妖兽打上一架,身上总是带着伤口。
这些事,宋观没发现,他也不想去说。
此外还有许多事,宋观每回惹的小妖怪都是白虎去善后,两人一同钓鱼一天却收获了了,在后山同小妖们一起散步,诸如此类。
愈平淡愈深入骨髓。

仐靊凬出现的那一天,白虎很轻易地便破开了法阵,把宋观留在了这里。
虽然他对宋观说是参透研习的结果,但其实他根本就是故意要被关在这里,自愿的,为了获得某些东西。
白虎一直不觉得自己是个多心善的人,相反,他知道自己的心思有时候阴沉的可怕,什么都可以算计。面无表情冰冷地算计着宋观,安排好接下来的某一步,就为了一个目的。
宋观。
或许从琼花宴开始的时候就是如此,他故意把宋观带回去,故意同宋观熟稔亲昵,故意救了宋观。仐靊凬是一次意外,他失算了,算错宋观的分量原来有那么重。白虎那时真的有一瞬间想就那么放弃,只要他还好好的就好。可是他放不开手,做不到。白虎天生寡情,执念极深。要他放手不如让他继续算计,总归,他是会护住宋观的。
你会没事的。
白虎在留下宋观的时候想起他对宋观说的那句话。是的,你会没事的。
仐靊凬是个疯子,固然他破开了封印,但到底不过是混浊的被杂糅的元神。不足为惧。而宋观曾经用命来和仐靊凬同归于尽,连着白虎从前的记忆一起葬在了烦恼海阴暗难辨的湖底。
烦恼海,烦恼海。自从遇见了宋观,他便是烦恼海,无边无际,深不可测。
白虎故意算好了在一百年后,在九嶷山里,遇见宋观。
宋观站在树边抬着头,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白虎从这边走出来,看着那个一百年没有见到的人。
宋观还是一身青衣,长发垂下,站在一树花开下,捂着眼睛。树上的花开得热闹,宋观站在细碎斑驳的阳光里,光线照亮他的长发,生生压下身后的满山春色。
“我也很想你,我也喜欢你。”
白虎站在树边对宋观说,露出一个极少的微笑,桃花秋水一般的眉眼春意融融。

阳春三月,草长莺飞,落英缤纷。
白虎靠在院子里的树下慢慢睡着了。宋观在门前看了一会儿,然后放轻脚步走了过来,坐在白虎的身边,闭上了眼睛。
白虎睁眼,看了一眼身边睡着了头不自觉靠在肩膀上的宋观,笑了一下,极清浅。

十里寒塘路,烟花一半醒。
晨钟催落月,宿火乱稀星。
欹枕看湖白,开窗喜屿青。
笙歌方一歇,莺啭柳洲亭。

评论
热度 ( 29 )

© 孤山有舟 | Powered by LOFTER